關於曾經心臟不適的化解過程說明

從1991年到2016年,在我25年的人生當中,在我記憶中,我第一次感受到心臟上粘著一個東西是在我高一入學前的暑假,請聽我慢慢說來。

2006年暑假,我考入某高中,入學前需要軍訓一周,我就去軍訓了,誰知道因為天氣太熱,每天訓練的強度又很大,我喝了大量的冰水,結果在軍訓的第六天,我發燒了,所以我只能回家了。回家去了社區醫院看病,但是發燒仍然沒有褪去,爸爸媽媽擔心我的身體,所以晚上讓媽媽陪我睡,以便有個照應,然後半夜我醒來,感覺很難受,我第一次感覺到我心臟上壓了一個東西,壓得我喘不過氣,爸媽讓我吃了退燒藥以後,我又沉沉睡去,第二天去社區醫院打點滴之類的,後來很快燒就退了。

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心臟上壓了一個東西,之前從未感覺到,而且是在我身體很虛弱的情況下感知的,之後我就沒關注這事,因為那時的我真心沒放心上,不懂那些,就過去了。

我第二次感覺到心臟上壓了一個東西,已經是2014年了,那年春天和研究生幾個同學結伴去南京旅行,(我們自己設計的路線),旅行的當天,行程安排的很滿,玩了一整天,晚上我和小夥伴逛街,忽然我感覺到頭昏腦漲,身體很不適,我以為是勞累導致的,趕緊拉著小夥伴打的回賓館,回賓館第一件事就是念《地藏經》,當時我感覺到心臟上有什麼東西壓著我喘不過氣,特別難受,我趕緊坐下來,專心念《地藏經》,這一念就是連續不斷的3遍,終於我身體恢復了,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,而且精力很充沛。

從2013年6月到2015年暑假,我每天1遍《藥師經》和1遍《地藏經》幾乎沒有斷過。

我第三次感覺到心臟上壓了一個東西,已經是2015年暑假了。那時我比較忙碌,暑期班和課題組調研整理數據接踵而來,我每天忙忙碌碌,7月的某天,我的同門師弟楊同學在我寢室,一起整理數據,當時已經忙到晚上11點半了,我忽然感覺頭昏腦漲,只能讓師弟先行離開,然後我安心念《地藏經》,念著念著,我發現心臟上粘著一個東西,很清晰的感覺,然後我繼續念《地藏經》,感覺到大腦好重,有什麼東西壓著我,我念佛經的速度與狀態也遠不如平時,忽然感覺頭好暈,站都快站不穩了,內心其實有點害怕,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,感覺大事不妙,想著會不會身體不適到進醫院?有一種事態不可控制的感覺,但是我依舊繼續念佛經,我也不知道念了多久,忽然感覺頭頂有什麼東西離開了,於是大腦和身體輕鬆了許多,頭頂也不重了,頭也不暈了,剛才的一切不適竟然消失了,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,後來心臟粘著東西的感覺竟然也消失了。

還有更神奇的事情,我從至少小學六年級開始到2015年7月,至少12年的時光,睡前常常會幻想暴力血腥的場景才能入睡,而且幻想的場景會產生刺激興奮的感覺,刺激的位置竟然就是心臟粘著東西的地方。自從2015年7月的那天,心臟粘著東西離開消失了以後,我睡前幻想血腥暴力場景畫面的生活習慣竟然也跟著消失了,以至於剛開始我還不習慣呢,哈哈哈。之後,我睡前即便想重新幻想血腥暴力的場景,竟然也幻想不起來,或者覺得沒什麼意思,然後就安然入睡了,睡眠質量自然提高了許多,這些就是實實在在的好處。

事後,我想明白了,在我學佛改命之前,我感知到的心臟有東西壓著的2次經歷,都是我身體虛弱或者勞累的時候,而2015年7月,第三次感知心臟有東西粘著,也是最後1次了,因為它正在離開了,原來我過去12年來睡前忍不住幻想血腥暴力場景也是因為它,真心沒想到。

而且在2015年7月,它離開前幾日,我就感覺到身體有所不適,胸口有東西壓著喘不過氣,頭時常暈乎乎的,當時我搞不清狀態,還以為是勞累過度。佛教把這些「它」稱之為身體裡的冤親債主,因為前世欠了債所以附在人體身上,讓人身體不適或者難受。我為什麼會在它離開前,身體不適呢?原因很簡單,我長久念佛經,月月去放生,逐漸化解了這位冤親債主,讓它在自己身體內鬆動了,動搖了它附著自己身體的根基,所以當它快離開時,我產生了一些身體不適,當它完全離開的時候,我身體很舒爽,煥發出活力,身心很愉快。

長久念佛經,才能逐步化解身體的各種不適,神奇到不可思議但是又真實不虛!

學佛之突破科學與西醫

(閱讀本文請注意時間點)

2010年10月,在大學寢室,我被開水燙傷了,是滾燙的開水,燙的位置是我右腳的腳踝處,大約一個碗口大的疤痕。起初我並不想麻煩爸媽,所以我就去學校附近的醫院治療,然後在寢室養了一個禮拜的傷,結果沒想到越來越嚴重,一個禮拜之後,燙傷處竟然發炎了,爸爸媽媽和我五叔開車把我連夜接回家,去安醫燙傷科救治。

我在家躺了一個月,傷口逐漸癒合,因為是腳踝處,人活動肯定會用到這塊,所以傷口比較難癒合。大約在2010年年底傷口完全癒合,結疤,然而在右腳腳踝處,所以結的疤是鼓出皮膚表面的,大約鼓出了1釐米,面積是一個碗口的大小,疤痕面積佔我身體的4%。(醫生病例上寫的)鼓出的疤痕已經開始影響我走路。我爸爸真的很愛我,他去安醫燒傷科給我買一種進口祛疤藥,德國產的,很金貴的藥,爸爸為了讓我祛疤,打算一直不間斷給我買這種藥,然而安醫燒傷科的醫生,也是一位醫學博士,告訴我們,你這腳踝處的疤痕就這樣定型了,買這麼金貴的祛疤藥沒用了,因為在右腳腳踝處。處於關節地帶,所以消不了疤了,除非手術割去鼓出的疤痕,再從身上取一塊皮,做植皮手術。(我真心不想手術,因為我一直保持著未上手術台的良好記錄)因為這個疤痕畢竟不是骨頭,所以走路看不出來,但是我走路自己能感覺到不舒服,有東西磨著腳踝,洗澡的時候,水流到腳踝鼓鼓的疤痕上,也很難受。

從2010年12月到2012年9月之前,這近2年的時間,我右腳腳踝處的疤痕沒有任何變化,始終保持著鼓出皮膚的強硬姿勢,這中間還發過炎,流過組織液之類的水。

轉機在2012年10月以後到2012年12月,2013年3月左右至2012年6月29日,我開始瘋狂大放生,幾乎做到了日日放生,(其中每個月回家一趟,每次逗留2,3天)因為那段時間是從秋天過度到冬天的階段,我的床鋪在下鋪,平時晚上一般不洗澡,以洗腳為主,有一天我洗完腳上床,發現自己腳踝處的鼓出來的疤痕竟然消下去了一點,起初我以為是自己看錯了。但是每過一兩個禮拜,我就會發現右腳腳踝處的疤痕消下去一點,我本身自己肉體上沒任何感覺,就是拿肉眼看的,疤痕一天天的消下去,直到有一天不再影響我走路,直到有一天疤痕消除了1/3,消除了1/2,到2015年6月,這塊佔我身體4%的疤痕只剩下一點點了。

從2012年10月左右到2012年12月,2013年3月左右到2013年6月29日,(其中每個月回家一趟,每次逗留2,3天)這8個月的時間,幾乎日日放生,(2013年的寒假在家,沒辦法放生),疤痕消除的特別明顯,神奇到不可思議但是又真實不虛。問題是這個疤痕形成快2年了,沒任何變化,我一開始瘋狂大放生(總的來說,這段時間我都是放生魚,總金額大約3000元左右。),它就開始消除,這期間我可沒服用任何中藥和西藥,也沒在疤痕處塗抹什麼消除疤痕的藥膏啊。生活習慣,起居更談不上什麼改善。

所以這就是佛法的力量,就是學佛的功效,我不用上手術台,沒任何感覺的就消除了疤痕,人少受很多罪,不用花錢,不用挨兩刀(割去疤痕算一刀,植皮前的取皮算一刀)

踏踏實實地學佛,就有實實在在的收穫。我不管他人怎麼認為我信仰,我就是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,突破了科學,突破了西醫,更重要地給我自己深刻的體驗與認知,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在自己身上上演。

我確認了這世界存在不可思議的能量,而我這樣的實踐派,肯定會運用到實踐中,這就是佛法的力量!當時如果安醫燒傷科給我腳踝處的疤痕建檔案、拍照片,我今天會跑去安醫燒傷科得瑟的,啊哈哈哈哈,這就是你們當初說得,消不了疤痕,除非手術,哈哈哈哈!

這件事是目前我生命中藉助佛法突破醫學最大的一件事。

總之,做才能得到。佛法從來不放棄任何人,眾生皆有佛性。當然我們傳播佛法給他人改命,肯定也要注意善巧方便,尊重他人意願。

註:我並不是讓大家不信科學,不信西醫,我的意思科學和西醫是非常有用的,但是他們是有範圍的,佛法是不可思議的,也是非常有效的!對於我們的生活而言,科學、西醫、包括中醫,佛法應該綜合起來運用,才能創造更美好的人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