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20日下午3點,在甘肅慶陽西峰市一家飯店下,聚集了一群民眾,視線全集中在高樓上窗戶邊的一名19歲女孩,她是李奕奕。

 

2016年9月5日,就讀甘肅慶陽六中的李奕奕因為胃痛,補課的羅老師帶她看病後,把她安排在一處房間休息。晚上8點學校停電。到了9點,李奕奕的班主任、50歲的吳永厚突然來到房間,對她親吻摟抱咬耳朵。李奕奕因為胃痛無力反抗,被主任猥褻得逞。

直到羅老師要取值周筆記回到休息室,吳某厚才放手,吳永厚得以離開。李奕奕在第二天找了心理輔導室的老師,輔導室的段老師自作主張安排了主任向她道歉,主任向她表示了歉意,稱自己是「糊塗,一時衝動」所有人都想把這件事壓下來。

老師、心理輔導員、校長、學校都對她說:「李奕奕你要是真善良,就不應該計較。你要是追究,就是壞人,就會把吳老師毀了。」

李奕奕想努力恢復學習,卻再也無法繼續,得了憂鬱症的李奕奕多次服用安眠藥試圖自殺,都被救回。李奕奕的父親帶著她東奔西走,仍然無法治好她的憂鬱症。

時間到了6月20日,李奕奕直播跳樓,似乎希望能有人對她伸出援手,沒想到卻引來了一票嗜血狼群。網友你一句我一句,「快跳呀!」、「都要5個小時了,還沒跳?」、「有種就跳!」、「是不是膽小不敢跳」、「快點跳,跳完我要去接小孩」。

 

 

儘管一旁的消防員,花了將近5個小時苦勸她,希望她回心轉意,李奕奕選擇跳樓的瞬間,被消防員抓住手,消防員大吼「抓住、抓住」,最後她仍然鬆開消防員的手後墜下,當場死亡。

不少人在少女墜落後吹口哨,「跳得好!」、「終於跳了!」為了一個生命的逝去,雀躍不已。

吳永厚曾狡辯,用嘴親李某奕的額頭等部位是為了“體溫測試”,檢察院認為此舉不符合常理,但認定情節輕微。而李奕奕控訴的吳永厚摸背、脫衣服、咬耳朵等行為,公安機關未補充到相關證據,她的憂鬱症跟吳永厚行為的直接因果關係也因為無法界定,最後檢察院認為吳永厚不構成犯罪,只將他處以10天的行政拘留。

 

露編停車:只有一個問題:「誰殺了這個女學生?」(來源: 白色魷魚)